首页 > 人物 > 名人明星 > 正文

柯蓝:怀赤子之心,享“小满”人生

采访演员柯蓝那天恰逢小满,她说“小满”便是她当下的人生状态。不去追求完美,悦纳自己的缺点,不管是做事、做人还是做公益,都是洒脱自我随性而为。

关键词: 柯蓝 角色

1

“我闺女没了,没了,我闺女没了。”柯蓝在综艺节目《声临其境》中,为电视剧《红高粱》的片段配音。三个“没了”传递着不同的情绪,层层递进把人们代入九儿痛失爱女的情景。配音的柯蓝哭了,现场的观众也跟着掉眼泪。

精彩的配音让许多人感到惊艳,然而柯蓝最早为人们熟知,是担任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音乐节目主持人,率真自然的风格留在许多80后的青春回忆里。谁也没想到,30岁的她在主持事业的上升阶段,毅然转变职业方向,全身心投入到表演之中。

于是,对于不少90后来说,柯蓝是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里的瞿霞,是《人民的名义》中的陆亦可,也是《急症科医生》、《猎场》等热门电视剧中熟悉的角色。她最近正在拍摄献礼澳门回归20周年的电视剧《澳门人家》,于工作间隙接受了本刊记者采访,她那一贯直来直去、不加矫饰的讲话方式,让采访变成了关于表演和人生的对谈。

没有认“真”,就没有潇洒

一开场便没什么客套话,柯蓝讲起参加《声临其境》的原因——“就是去玩儿了!”京味十足的儿化音,平添了几分无所谓的潇洒。然而说起在节目中,她为周迅扮演的九儿配音有何感受,又变得郑重起来,还带着一点儿激动。

“有的演员属于‘老天赏饭吃’,周迅是业内公认这样的人之一。”柯蓝认为,配音很难复原演员表演时呈现出的灵动与魅力,更何况是周迅。“其实我没有配音,我完全是在表演。”她坦言自己演了一遍九儿痛失爱女的戏,配音时的状态便是她的表演状态。

这是柯蓝版的九儿,进入角色情绪到位,嘶吼、沙哑、哀鸣的声音状态随之而来。做演员是她的后天选择,唯有相信勤能补拙。为了配音的一分多钟片段,小时候已经看过好几遍《红高粱》原著的她,又一次深入研读、思索,把自己代入那个年代,那种状态。

已经演了十多年戏,柯蓝认定了“真”。人们常说“大人演不过小孩,小孩演不过猫狗”,差别就在一个“真”字,小孩相信眼前的情境,猫狗的行动出于本能。“表演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,角色的心也就在你手里了。”

柯蓝属于决定了的事便会去做的人,无论要放弃多少已经拥有的东西。人到中年以知名主持人的身份转行,在外人看来有点可惜、有点晚、有点困难,她却觉得刚刚好。幸好她找到了今后的职业方向,幸好过去的岁月和生活沉积让她更容易领悟复杂的角色,幸好多年的主持经验磨炼了她的语言感觉。

多年来,柯蓝在荧幕上塑造的角色可圈可点,而她却直言不在意能取得什么成就,更不会去求得谁的认可。已经过了不惑之年,她有着这个年龄的通透:“人活一辈子,快乐很重要!”谈到这里,她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小满,略一思考后惊呼“神奇”。

二十四节气里许多都是大小对应的,比如小暑和大暑、小雪和大雪等,却只有小满没有大满。“满而不损,满而不盈,满而不溢。原来小满很好。小满足矣。”柯蓝感慨一番,仿佛在自言自语:“我现在便可以称为‘小满’。挺好。”

2

 

每种性格都有自己的光彩

柯蓝从小就养成了读书和思考的习惯,并从中受益匪浅。她原名钟好好,祖父是开国元勋、新中国第一代上将,小时候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六岁的时候,奶奶便把《红楼梦》丢给她看,告诉她“只有阅读才让一个女人不寂寞”。她很庆幸,奶奶一直说她是“独一无二”的,她也从中汲取到信念和力量,如今依然在努力做独一无二的自己。

书、电视剧、电影,在柯蓝看来都是艺术作品,真正伟大的作品讲的都是人性。表演最吸引她的地方在于,可以尽情体验别人的人生。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,时代和环境如何变化,人性都是相通的,演员和角色的人性也是相通的。塑造每个角色,对她而言都是认识和发掘自己的过程,她喜欢这个过程。

演员拿到剧本时,角色是平面化的简介、描写和台词,要让这个角色“立”起来令人信服,必须要注入人性的东西。“如果人性是360°的,那我能够达到的角度越多,我就能拥抱更多不同类型的角色。”以不同的角色引路,柯蓝探索着人性的每个侧面和棱角。

许多观众都表示,在柯蓝扮演的角色身上,都散发着一股“正气”,认为这就是她自身的气质。她却坚持角色是角色她是她,还毫不避讳地数落起自己的缺点。比如自私任性,聚会遇到不喜欢的人会马上离开,并不在乎对方的评价。不过,她有时还会“享受”缺点,因为完美不一定可爱,真实终能动人,那才是专属她的人性。

以柯蓝如今的阅历和经验,她很想演一个女人相对完整的人生,而不是青春、成熟或年迈的某个阶段,既有挑战性又能演得过瘾。

每当遇到相对单一的角色,柯蓝都会加入一些有趣的表达,比如小动作、特有的说话方式等,传递出更复杂的个性特征。她希望这样的表演,能让观众尤其是女观众,认识到妻子不是必须温柔的,女检察官不是当然古板的,女科学家也不是学究……女性形象是丰富多元的,每种性格都有自己的光彩。

用“劳动”所得做想做的事

在演艺圈很容易面对许多诱惑,柯蓝却始终关注当下,关注身边的人和事,她说:“越了解人性,对人越会有悲悯之情。”多年来,她做了不少好事,却很避讳挂上“公益”、“慈善”的名号。她坦言自己是个普通的“劳动妇女”,只是在用劳动所得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柯蓝早年拍摄《中国远征军》时,剧组请来了三位曾经的远征军老兵,看到浴血奋战的拍摄场景,三位老兵回忆起以前的经历,一下子哭倒在现场。听完老兵讲述当年的故事,她加入了关爱老兵的志愿者队伍,还通过“壹基金”设立账户给需要的老兵经济支援,一直坚持到现在。

主持《天下女人》期间,柯蓝参加了杨澜阳光未来艺术教育基金会的一些活动,那些打工子弟、留守儿童进入她的视线。她自己出资,把孩子们从不了解表演到走上戏剧舞台的经历拍摄成纪录片《BiangBiang De》。她希望借此让更多的人关注这些孩子的情感和精神世界。后来,她又出资拍摄了《寒冷的高山有犀牛》,记录云南邵通山村一对姐弟翻山越岭去上学的故事,获得美国纽伯里国际纪录片节最佳纪录短片奖。

从小就很叛逆的柯蓝,其实并不喜欢“老师”这个群体,直到她主演了乡村教师题材的电视剧《我们光荣的日子》。“何止是老师,简直是‘妈’!”她发出这样的感慨,此后一直担任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“希望工程烛光奖”的形象大使,她还捐款并联合发起“蓝色萤火”公益项目,帮扶退休乡村教师。2018年底,她出资的第三部纪录片结束了拍摄,主人公是赴边疆执教的乡村教师,预计今年完成后期制作。

“生在新时代是幸运的,也是幸福的。”柯蓝坦言国家的富强,让人们可以追求多姿多彩的生活,也有能力帮助需要的人,个人命运和国家繁荣紧密相关。如今,她参演的电视剧《澳门人家》将用一家人的风雨变迁,折射澳门融入国家发展的变化与荣光。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也是澳门回归20周年,能够于剧里剧外见证盛世,她发自内心地为祖国点赞!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网站地图

澳门永利在线赌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