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人物 > 职场榜样 > 正文

为中国制造“燃”情的“蓝精灵”

总是一身蓝工装的巩秀芳,有个很俏皮的“名头”:东汽蓝精灵。这位80后博士以55项核心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骄人战绩,打破了燃机高温部件长期被外国公司垄断的历史……

关键词: 巩秀芳 东汽

巩秀芳   中国妇女十二大代表,全国三八红旗手。东汽有限公司材料研究中心副主任、长寿命高温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。

巩秀芳 中国妇女十二大代表,全国三八红旗手。

东汽有限公司材料研究中心副主任、长寿命高温材料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。


小人物问鼎大目标

在东汽,因为总是一身蓝工装,巩秀芳有了个很俏皮的“名头”:东汽蓝精灵。这个“蓝精灵”可不简单,从事的是尖端行业,操控的是国家重器。实验室最大的一台设备地上4米,地下3米,足有篮球场那么大!

采访时,公司第一台国产化50MW重型燃机正在进行组装调试,关键时期,巩秀芳不敢掉以轻心。燃机产业是关乎国防安全、能源安全及保持工业竞争力的战略产业,其核心部件一直被外国公司垄断,尤其是高温透平叶片更是长期依赖进口。有人做过形象的比喻:如果说燃机制造是工业技术的皇冠,透平叶片则是“皇冠上的明珠”。

虽然我国已通过引进国外技术,在消化吸收的基础上分阶段实施燃机国产化,但关键部件的制造技术,国外对我们仍处于封锁状态。作为专业研究核物理的博士后,巩秀芳从进东汽第一天起就开始进行镍基高温合金自主优化研究,立志早一天突破这种封锁。

然而重型燃机制造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,仅一个透平叶片就需要上百道工序,每道工序还有N个控制参数,每个参数都要保证在可控范围内,这绝不是仅靠“立志”就能做到的。

透平叶片需要在1400℃以上的高温状态下长期稳定运行,什么材料可以经受如此严苛的“烤”验?巩秀芳带着她的团队,开始了“孤独的探险之旅”。将溶化的1500℃高温合金浇入模壳,冷却后的金属要保证不变形,精度还要控制在微米左右,还不能让金属在高温下与模壳发生化学反应。这样的试验,团队做了无数次,巩秀芳形容是“屡战屡败、屡败屡战。”

一组高温试验就是连续三万多小时,算下来是四年多时间,而最长的一组竟然做了七万多小时。因为实验不能中断,加班加点也就成了家常便饭,“泡”在实验室就是巩秀芳的生活。

随着试验的推进,她撰写了多篇论文,并陆续在国内外SCI期刊上发表。她的研究引起了国际透平高温材料同行的关注。2013年,在美国夏威夷举办的第七届先进火电材料国际学术会议,巩秀芳受邀参加,并作了“CB2焊接接头IV型裂纹”的学术报告。以往出席此类会议的多是专业科研机构或高等院校,作为国内企业参会的代表,她的报告更接地气。组委会成员谢锡善教授对此颇感惊讶:没想到国内企业在耐热钢材料研究方面已经达到了如此高的水平!

之后,在一次有国外专家参与的重型燃机叶片研发技术讨论会上,巩秀芳代表东汽发言,从问题提出、分析及解决方案……每个细节都思维缜密,令在场专家频频颔首,最终方案全部被采纳。从此东汽透平叶片制造技术获得了国际认可。

“最近公司正在组装调试的50MW重型燃机完全都是‘东汽造’,包括最核心的高温透平叶片,整个机组今年就能完成全部装机,预计2020年投放市场。”一直细言细语的巩秀芳兴奋得提高了声调。

巩秀芳在“小地方”成就了“大事业”

巩秀芳在“小地方”成就了“大事业”

小地方成就大事业

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物理是一门高深莫测的学科,而巩秀芳的专业是女孩子很少选择的核物理。为什么?她回答:因为我喜欢做最难的事。

难,意味着挑战,完成挑战就是收获成功,那种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。她从小就有股“拗”劲。5岁那年,一起玩耍的小哥哥上学了,她也想跟着去,学校嫌她年龄小不收。还是妈妈去学校求情:就让她试试吧,不行再留级。

老师怕她坐不住,影响别人上课,就让她坐在最后一排,也不要求她的成绩。谁知一年下来,最小的她竟然成了班里最优秀的学生。

16岁那年,她考上了大学。还是觉得她太小,家人让她报了离家最近的临汾一所普通二本院校。爷爷是老师,觉得女孩子当老师也不错,就选择了师范专业。但她觉得临汾是个“小地方”,而她想去“大地方”。

少年巩秀芳看过一部电影,片名忘记了,但却记住了几个镜头:上海外滩的绮丽风光。她被迷住了,认定上海就是要去的“大地方”。听说上海复旦物理专业研究生很难考,巩秀芳就给自己定下了进军复旦的目标。大家都以为她是说着玩玩,没人当回事。没想到她真的考取了,且第一年就拿到了“全A”成绩,获得了硕博连读的机会。然而当博士后出站,她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“大地方”时,她又选择回到了“小地方”——四川德阳。

“我博士后课题就是跟导师研究高温合金材料,觉得这是件有意思的事,而且我也不想待在学校做专写论文的纯理论工作。我想让研究更贴近实际,更能为设备制造业服务。”2009年,巩秀芳来到东汽德阳。当时正值灾后重建,“5·12”大地震中,东汽大部分厂房都坍塌了,也遭受了一些人员损失。让巩秀芳震惊并感动的是她看到的不是悲伤,而是积极乐观的激情,是人们马不停蹄地投入重建。“我来对了,跟他们比,我应该更努力做得更多。”

相比舒适的大上海,德阳无疑是艰苦的。办公室就在一个临时租来的厂房里,冬天冷,夏天热。不过看上去文弱娇小的巩秀芳却很皮实,什么活都抢着干。别人觉得女博士可能会很高冷,结果发现一点都不。

研究中心下分几个组,她哪个组都会跟着待上一段,“我就当作实习,让自己熟悉每个环节,理顺每个流程。”工作中她发现研发部门获取文献困难,便主动揽下了订购文献数据库的任务,让所有技术人员都可以在世界顶级电子文献SicenceDirect上获取最新资讯,大大拓展了研究视野。2013年,她带领的实验室获批四川省重点实验室,同时成立了“长寿命高温材料重点实验室”。

对于有抱负、有追求的巩秀芳,“小地方”照样可以成就“大事业。”

小便条实现大突破

迄今为止,巩秀芳拥有55项核心技术自主知识产权,12项专利,30余篇SCI学术论文。漂亮的数字背后,仅仅是“天资聪颖”吗?

巩秀芳一向有写便条的习惯,每天要干的事都写在便条上,“按计划行事”。“小便条”也是她带团队的工作方式,同事们都知道,巩博士有个小本本,上面记着各项工作和进展,她经常照着小本检查大家的工作进度。

有一次一起加班到凌晨,当大家都着急收工时,巩秀芳却往自己的背包里装了一本厚厚的《高温合金材料学》,说有些问题还没弄懂,回去再看看。

努力加勤奋,才是巩秀芳的成功“秘诀”。

2014年,巩秀芳牵头撰写国家重点实验室申报材料。最初的几稿都被“毙”了。巩秀芳想起美剧《纸牌屋》,剧中人物“组团”做事非常高效,她索性也组了个团,把大家封闭在一个空间里,集思广益。

申报材料要求既要有高度,也要接地气。比如相关的文献、国家和国际能源政策、世界技术前沿进展等都要有根有据地引入到材料中;还要有详实的实验数据、动态及现状等,总之不能“大而空”。

他们连轴转干了两周,材料进一步得到充实,待修改至第73稿后,终于送到了国家科技部。科技部专家大为赞赏,称这是收到的“最完美的申报材料”。2015年8月答辩顺利通过,大家一起庆祝,东汽负责技术的王总问身怀六甲的巩秀芳:啥时的预产期?听说还有不到一个月,王总吓了一跳,立马要求她赶紧休息,千万不能再干活了。

2015年10月,巩秀芳所在的实验室由省级重点实验室升级为国家重点实验室。“这为我们打造了一个更高的平台,可以邀请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共同合作,一起攻克研究中的难题。”巩秀芳经常告诉团队伙伴,德阳虽然只是个N线城市,但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,同样可以获得世界最前沿的技术信息。作为科研人员,心要足够大,要有宽广的国际化视野。

实现燃机制造的国产化,是巩秀芳和团队的“小目标”。为此他们一边做科研攻坚,一边做基础体系的完善。他们的“能源透平行业材料体系和数据库建设”,是行业唯一并达到国际水平的自主知识产权体系。关于这项成果,巩秀芳用“高铁”打比喻:“咱们国家高铁厉害吧?高铁所拥有的自主知识产权,不仅包括你乘坐的高铁,还包括制造高铁需要的各种材料与标准。但如果高铁上某一部件的制造是借助了别人的标准,人家就可以告你侵权。所以,只有建立自有知识产权的标准体系,你制造的设备才可以走出国门,参与市场竞争。”

小家庭心怀大梦想

当初离开上海到东汽德阳工作,巩秀芳已经有了自己的“安乐窝”。刚结婚便异地生活,先生没意见吗?面对记者的疑惑,巩秀芳笑了笑,认真地说:“这真要感谢我先生,是他给了我最大支持。”

巩秀芳的爱情既浪漫又现实。两人是高中同学,经过了马拉松式的恋爱长跑。“我们很早便选择了对方,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因此互相束缚,也没有抑制对方的成长,而是一直相互鼓励,相互成全。”

巩秀芳在上海读博时,先生在深圳,后来又去北京,结婚后他才回到上海。“无论他在哪儿,只要对他成长有利,我都支持。”当然先生也支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。巩秀芳到德阳后,先生仍然留在上海,小夫妻再次上演“异地恋”。直到后来有了孩子,觉得还是一家人在一起更好,先生便向公司申请,来到了公司的成都分部。

“我觉得夫妻也像一个团队,应该相互支撑。比如两人都忙时,那就先策划、再分工。我加班他就陪孩子,他加班我就主动留在家里。工作与家庭一定是同向而行,两者要相互兼顾而不是相互牺牲。”

采访中,巩秀芳始终语气轻柔,不疾不徐,淡定中透着一种优雅的自信。“你要相信自己有无限的可能,还要勇于打破自我边界。”巩秀芳说以前她是做数值模拟的,觉得可以做材料,便转而做材料,又觉得可以做透平叶片,就去学工艺;带团队后,她又去学管理,学习与人打交道,克服自己“总是不好意思”的心理障碍……这些年,她一直在不断跨界中突破固有的自我。“只要你保持学习能力,做什么都不会那么难。”难怪有朋友说,她就像一棵草,适应力特别强,放到哪儿都能扎根。

渐渐地,巩秀芳在行业内有了名气。有人建议她到国外发展,国外有更好的资源与平台。她却婉言相谢,“在中国,在东汽,就有我需要的资源,何况国家级的重点实验室平台,能请到国内外相关领域的顶尖专家来交流,也能共享国际各类顶级文献。目前我们已经召开了两届长寿命高温材料高端发展论坛,我也常常受邀参加国内外相关的高级别专业论坛。有这么好的科研环境,为什么要去国外呢?”

她早就把“根”扎在了东汽,“未来我还要不断尝试新东西,避免陷入瓶颈。不过即使真的有瓶颈,我也会努力突破,因为我有这个自信。”

自信已成为巩秀芳的性格特质。来源于从小家庭的鼓励,来源于一路奋斗的千锤百炼,更来源于时代的机遇。

“很感恩当今时代,让我有梦想成真的机会。”她希望未来能继续和团队一起,攻克一个个科技难题,掌握一项项关键技术,助力中国燃机制造业迈进世界前列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张素军
网站地图

澳门永利在线赌博